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@mail.com
红映残阳 第一部:族灭身残

2017-08-19

作者:紫狂

          目录:

        第一部:族灭身残  01-09

        第二部:陈宫艳姬  10-22

        第三部:大齐后妃  23-30

        第四部:妖道灵源  30-37

        第五部:生机重现  38-46

        第六部:璧沉朔漠  47-5 

楔子

皇武三年秋,大齐蓟都。

「今儿几个?」

「五个,刘爷,您先喝杯茶,人马上就到。」老董陪着笑脸,递上茶杯。

满脸横肉的黑胖子大咧咧坐在胡床上,看也不看。

老董递了茶杯又递毛巾,一会儿又跑到簷前张望,忙得脚不沾地。

「来了来了,」老董一路小跑奔了进来,站在门口躬腰说:「刘爷,人到了

。」

刘爷嗯了一声,瞇着的眼睁开一线,拿起毛巾擦了擦满是油光的黑脸。

刚过了八月十五,天气还有些闷热,才洗过澡的阮安觉得背上又湿乎乎佈满

了汗水。他刚满十一岁,相貌清秀俊秀,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仔细盯着周围的每

一件物品。这里的东西以前都没见过,但他对这些并不感兴趣。之所以看着它们

,是因为阮安不敢闭眼。

一个月来,每次闭上眼,他都会看见那个夜晚:四周是冲天的火光,空气中

充满了血腥味,还有震耳的狞笑和……

阮安哆嗦了一下,连忙移开视线,把注意力集中在阮振脚下的车板上。

「狄虏?」

「是,刘爷。年初乌桓七部叛乱,洪大帅奉旨征讨,凯旋而归。皇上下旨,

乌桓王就地凌迟处死,女眷赏功臣为奴。这几个孩子不满十五,圣上开恩,下蚕

室受刑入宫伺候。这不,请您老出手。」老董喋喋不休的说着,带着众人走进一

间密闭的房屋。

老董和护送的官兵都退了出去,几条给刘爷打下手的汉子拥过来,把五个少

年一一捆在床上。

十四岁的阮振年龄最大,性格最为不驯,一路上吃得苦头也最多。他又踢又

打,费了半天事才捆好。

刘光皱了皱眉头,小兔崽子这么猖狂,倒不急着先拿他开刀。於是走到与阮

振紧挨着的阮方身边,解开他的下裳。

***  ***  ***  ***  ***

黄澄澄的利刃从阴茎下部切入,阮方立时惨叫着挣扎起来。但早被几条汉子

死死按住腰胯,动弹不得。

阉割前本该先上麻药,不过对这几个叛逆后裔,用药未免浪费。刘光看上去

粗笨,手底功夫着实了得,金铜合铸的刀锋忽深忽浅,忽直忽弯,片刻便剖开阴

茎,露出白花花的海绵体。手腕一转,齐根在阴茎周围浅浅划了一圈。接着刘光

粗大的黑手一把捋下外皮,小心的剔尽海绵体,只留下两根弯弯曲曲的细管。然

后剖开阴囊,取出睾丸。盘好输精管塞回下腹之后,再一刀割断尿道,插进中空

的鹅毛。阮方只惨叫数声,还没等他昏迷,名震蓟都的金刀刘光已经完事。

刘光把一截残肉扔在木匣内,擦了擦手,一言不发的盯着阮振,倔强的少年

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。良久,刘光才阴着脸走了过来。

他的手法与上次不同,先是剖开阴囊,取出睾丸,放在阮振面前,让他看清

楚。然后举起木锤,一下把两粒肉丸砸得粉碎。

阮振面容抽搐了一下,昏了过去。

阮安是第三个,他紧张地喘着气,看着黑胖子把阮振的阴茎扔到门外,迈步

走来。

「咦?」刘光捏起阮安的小鸡鸡,「这蛮子是个天阉?」

幼稚的阴茎因为害怕,又缩小许多。光溜溜一顺到底──下面没有阴囊。

刘光踌躇片刻,在手下面前不能倒了架子,他没再多想,掂起宽阔的金铜刀

割了下去。

阮安没有觉得很痛。

墙上有一只壁虎倏忽一闪,钻进壁缝里。只这么一闪,阮安看清它的尾巴只

剩下一个小小的肉块。它也是个残疾,但壁虎的尾巴还能长出来,自己的子孙根

残了,还能再长出来吗?

刘光割完,才发现这个少年还睁着眼,似乎被麻醉了一般,癡癡盯着墙脚。

他定定神,拎起细小的阴茎说:「想要,拿五十两银子来赎。」

口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