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@mail.com
红映残阳 第五部 生机重现

2017-08-19

作者:紫狂

          目录:

        第一部:族灭身残  01-09

        第二部:陈宫艳姬  10-22

        第三部:大齐后妃  23-30

        第四部:妖道灵源  30-37

        第五部:生机重现  38-46

        第六部:璧沉朔漠  47-5 

            第五部    生机重现

                38

  九月二十日,成怀恩返回蓟都,遣散诸人后,自赴宫中缴旨。

  齐帝听说他途中遇袭,顿时龙颜震怒。得知刺客已被尽数歼灭,但未能查出

幕后指使者之后,立刻下令,由成怀恩亲自调查此事,务必找出勾结异族的元凶

  荣妃侍立在侧,笑盈盈说:「公公此趟得免大难,必有后福。」

  成怀恩此时早已心下雪亮,看那些人的兵刃举止,肯定出身行旅,整个大齐

,除了洪焕这个手握兵权的大将军,谁能找来那么多异族武士?这肯定是他东征

西讨,征战多年收拢的死士。这一趟自己虽然受了伤,但能得灵源相助,此为第

一件大事;其次全歼悍匪,自己的秘密不至外泄;其三洪焕这次也是血本无归,

培养这样一支死士岂是容易,恐怕他多年的心血都化为乌有了。

  不过说洪焕与此事有涉,只是疑心,并没有半点证据。因此成怀恩也不多言

,淡淡说:「多谢娘娘嘉言。」

  荣妃把玩着一柄湘妃扇,玉指晶莹生辉。

  成怀恩诸事缠身,回禀完便告退离开。

      ***  ***  ***  ***  ***

  阮方正在宁所翻阅曹怀送来的奏折,见成怀恩突然返京,大喜过望,连忙迎

了过来,顾不上问安,先递上一份说道:「主子,你看。」

  成怀恩草草一翻,心内震荡。这是燕北边境守将的文书,禀报七部乌桓被天

朝歼灭后,又死灰复燃,如今已聚拢部族数万,控弦引弓之士五千余人,不时扰

掠,边民甚以为苦,恳请圣上……

  成怀恩把奏折一合,纳入怀中,绕室疾走,片刻后断然道:「阮方,此事由

你去一趟!记住:不要告诉任何人,一个随从也不能带。」

  阮方正容道:「明白,我立刻动身,就说赴南疆购置药材,为皇上炼药。」

  「嗯,银两尽量多带,不要用宫里的马匹,临走时去滴红院,用我的马。」

  阮方匆匆离去,成怀恩唤来曹怀,询问宫中这一个多月可曾发生过什么事。

  曹怀一一回禀,最后说:「洪大将军前几天给皇上送了几匹好马,其中有一

头乌云盖雪,浑身上下没一根杂毛,只有四个蹄子是白的,皇上喜欢得很,整天

骑着去兰苑射猎。」

  成怀恩点了点头,吩咐传郑全入宁所待命,接着去紫氤殿拜见姐姐。

  阮滢静静听完他的叙述,柔声说:「让我看看你的伤势。」

  成怀恩笑了一下,「已经没关系了。灵源真人仙术通神,用了几付药就平复

了。」

  阮滢蹲下身来,拉起弟弟的裤脚,温暖的小手轻轻抚摸伤处,见确无大碍才

放下心来,说道:「那个灵源真人果然有些神通。但你千万要小心提防……」

  成怀恩一愕,「为何?」

  阮滢看着他的脸,怜爱万端的说:「自古以来,靠这些旁门左道成就大事的

绝无仅有。你可以用他,但千万不要过於相信这些江湖术士。」

  成怀恩心如电转,慢慢点了点头,「我明白了。」

  柔妃歎了口气,「明白就好,我知道你肯定能把握分寸──阮方呢?一会儿

让他来见我。」

  与乌桓旧部联络之事过於敏感,未有成效之前,成怀恩不愿多说,只解释阮

方出宫办事,需月余才能回来。

  柔妃像是有些心事,悠悠歎了口气,不再说话。

  成怀恩皱眉道:「你怎么了?难道有人欺负你吗?」

  阮滢轻轻一笑,「有你在,谁敢欺负我呢?」眼波流转,柔情无限。

  成怀恩心头激荡,半晌才问道:「那歎什么气呢?」

  阮滢欲言又止,终於还是没有说出心事。

      ***  ***  ***  ***  ***

  丽妃坐在窗前,看着庭中飘落的黄叶,落寞的神情中夹着淡淡的哀伤。看到

那个熟悉的身影,顿时美目一亮。

  她很清楚自己应该恨这个人,恨这个夺去自己爱婢、孩子的人。但独处深宫

这么多年,这个残暴的少年,却是唯一一个在她面前坦露胸襟的人。仇恨交织在

一起,当一方退让之后,彷彿豁然开朗。两人之间那种说不清楚的情愫,恩恩怨

怨无以言表,只能彼此相会於心,似乎达成一种默契。

  成怀恩掩住宫门,走到丽妃身边,温柔的目光从她脸上滑落,停在高耸的两

乳上。

  丽妃垂下臻首,轻轻解开衣襟。月余不见,此时在他面前露出乳房,丽妃忽

然羞涩起来,玉乳蒙上一层淡淡的羞红。

  成怀恩走后,丽妃只能用手挤出乳汁。当湿暖的嘴唇含住乳头,还没有吸,

芬香的乳汁便喷涌而出。隐隐胀疼的乳房顿时轻松许多,那种畅快的感觉,使丽

妃星眸半闭,忍不住从红唇间逸出一声低低的呻吟。

  成怀恩贪婪的吸吮着乳汁,心境像是回到从前般恬适,平和而又愉悦。

  良久,他抬起头,从怀中摸出一封书信放在案头,无言的悄然离去。

  等看不到他的身影,丽妃才收回目光,拿起那封信,展开一看,热泪顿时涌

出。那是她久无音询的家人写来的平安信……

  原来他还记得自己这个苦命女子。

      ***  ***  ***  ***  ***

  滴红院秋意已浓,寒风乍起,满院黄叶飘零,在宁所给郑全佈置任务时,成

怀恩已经欲火中烧。一路上他只在那个该死的花宜身上发泄过一次,想起郑后和

院中的美奴艳姬,肉棒便昂然怒举。交待过郑全,让他不惜血本寻觅良驹,进献

给皇上。然后急匆匆赶回滴红院。走到月洞边,他稳住心神,与迎接的陈芜悄言

几句,才举步入内。

  红杏又胖了许多,卧在躺椅上睡得正熟。挨了一脚才恍然惊醒,眼没睁就破

口大骂道:「贱蹄子,做死啊!」

  臀上又挨了一脚,红杏才看清成怀恩阴冷的面容,僵硬的圆脸上挤出一丝笑

意,结结巴巴说:「主、主子,您、您回来了……」

  「把她们都叫来。」说完,成怀恩直奔顶楼。

  推开门,郑后正伏在几上挥笔而书。一缕乌亮的秀发从鬓角垂下,映在明玉

般的脸侧,微微晃动。听到门响,她轻轻抬起头,秀目中闪过一丝複杂的感情,

像是不想见到他,又像是认命般无奈。

  成怀恩本来不喜欢这样的幽怨,自己对她已经太好、太善良了,他妈的偏偏

还摆出这副神情──但他心头只微微一怒,旋即在荡人心魄的美色前化为乌有。

  他伸臂搂住郑后柔腰,将玉人拥入怀中,怜爱万端吻住娇艳的红唇。

  郑后略一挣扎,黯然吐露丁香,任他嘬吸。

  成怀恩只让女人用唇舌伺候自己,极少去亲吻别人,尤其是这种两情相悦式

的唇齿交接。因为他从未把这些女人看作是人。

  郑后是唯一的例外。温柔的鼻息馥若香兰,滑腻的小舌鲜嫩无比,似乎融化

在口中。

  良久,成怀恩喘着气依依不舍的放开嘴唇微微淤肿的郑后。一转身,当日八

名陈宫诸姬中,仅存的谢氏姐妹、梦雪、非烟鱼贯而入,跪在一旁。红杏颤着沉

甸甸的肥乳,把众女东拉西扯,排列整齐,巴结主子欢心。

  红杏媚笑道:「主子,奴婢没见着芳奴和花奴,是不是还没回来。」

  「不用等那两个贱人,她们不会再回来了。」成怀恩淡淡说,「那两个婊子

拉回来,你们也不会认识。」

  众女齐齐变色,梦雪更是心下内疚,她知道,若非自己有病,成怀恩肯定会

带自己同去。谢氏姐妹念及两人对自己的照顾,各各饮泣。郑后眼见诸姬一一凋

零,芳若和花宜更是被成怀恩如弃敝履般,无声无息死在他乡,不由心头酸楚,

柔肠百转间,珠泪纷纷而下。

  成怀恩有心先与郑后温存一番,但急於试炼灵源所授秘法,於是缓缓走到谢

芷雯面前,淡淡说:「公主殿下,你在滴红院已经吃了一年多白食,整天看着姐

姐、嫂子们快活,是不是有些着急?呵呵,今天是个好日子,爷要给你开苞!」

  谢芷雯年纪比姐姐还小一岁,刚满十六,是诸女中最小的一个,她容貌比芷

郁还略胜一分,身形娇小秀美,水灵灵的美目顾盼生姿,在滴红院群芳中象朵精

美的水仙般纯洁动人。这些日子她见惯了姐妹嫂嫂受辱的情景,心知自己必有这

一日,但事到临头,还是忍不住心中恐惧。

  成怀恩欣赏着她无助的惶恐,说道:「公主不必害怕,我可以让你姐姐嫂子

在旁照料──梦雪、非烟,扶公主上榻。」

  两人起身扶起谢芷雯。梦雪大病初癒,脸色还有些苍白,但相比之下,身旁

的非烟脸色更是雪白,昔日活泼机灵的娇媚荡然无存,走起路来步履蹒跚,像是

忍受着什么痛苦一般。

  成怀恩侧目看了红杏一眼,吩咐非烟褪去衣衫。

  翠绿色的薄衫从香肌上滑下,还未除去抹肚,成怀恩便看到她腿间沾满淋漓

的蜜液,衣角下隐隐还露出一段刺目的银亮。

  一根二寸粗细的银筒深深插在非烟肉穴内,露出两指宽的边缘。鲜红的花瓣

被扯成一道窄窄的红圈,紧紧贴在雪亮的银壁上,红肉正中,悬着一颗高高挺立

的花蒂。非烟直直站立,两腿被粗大的银筒撑得无法合拢,怪不得淫水会不断涌

出。

  成怀恩弹了弹银筒,奇道:「你塞这玩意儿干嘛?」

  非烟低声道:「红姨说奴儿的屄太紧,捅起来不好玩,让我带着这个,撑大

些。」

  成怀恩笑了一下,让她弓起身子,将圆筒挺成平行看里面看去。银亮的筒壁

插入足有四寸来深,筒底露出一团充血的嫩肉,淫水正顺着筒壁缓缓淌下,「好

捅吗?」

  「好捅好捅。」红杏连忙应道,伸手把一根木棍从筒中穿入,直接顶在非烟

体内深处。非烟应手发出一声闷哼,两腿微微发颤。

  成怀恩拊掌大笑,问道:「什么时候想出来的?」

  「主子走了之后……」

  「嗯,红杏还挺会弄的。」

  红杏连忙邀功,让非烟跪在地上,臀部向上抬起,使肉穴内的银筒垂直竖起

。然后拿出手中把玩的玉球,从筒口投入。玉球较银筒略细,直直落入肉穴,砸

在花心上,溅出一声还着水声的肉响。非烟娇躯一颤,半天才缓过气来。接着红

杏又投入一枚玉球,两粒玉球相击,银筒内发出清脆的鸣响。再投入一枚,玉球

已溢出银筒边缘,非烟花心被沉甸甸的玉球压得又酸又麻胀痛不已,纵然合紧双

腿,但有银筒强撑,也无法减轻肉穴内的痛楚。

  成怀恩笑道:「好玩好玩,每次带多久?」

  「……红姨不让奴儿取出来……」

  「一直插着?」成怀恩一惊,连忙握住圆筒向外一拔,非烟立刻痛呼失声。

  银筒紧紧贴在紧窄的肉壁上,彷彿粘住一般。他拎住银筒边缘一转,抬手拔

出。

  银筒拔出,三枚玉球却依次没入肉穴,最上面一颗露出明净的圆弧形顶缘,

嵌在通红的嫩肉间,映出一抹淡淡的肉红。

  非烟下体已经被撑得麻木,没有一点感觉。等她蹲下身子,玉球立刻滚落出

来,似乎还在银筒内般毫无停滞。肉穴仍张成浑圆的形状,体内深处娇红尽现,

彷彿插着一根透明的棍身。花瓣失去弹性,又松又平,无复往日的柔美多姿。

  红杏见非烟的模样,知道自己做得过分,那个原本仅次於郑后的美穴,可能

就此被她玩废——好在主子并没有怪罪。

  成怀恩皱眉看了看,让她自行回房,转头看着待宰羔羊般的谢芷雯。这个花

苞似的处子娇美可爱,与艳光四射的诸姬相比别一番风情。成怀恩遍淫诸女,对

她早已垂涎多日,如今终於能一尝美味,转眼便把非烟抛在脑后。

口味推荐

方子传 高清(中)
2018-05-1418'45''
方子传 高清(上)
2018-05-1425'56''
方子传 高清(下)
2018-05-1414'35''
纯真时代(下)
2018-05-1334'47''
纯真时代(中)
2018-05-1240'05''
足本玉蒲团(下)
2018-04-2845'23''
足本玉蒲团(上)
2018-04-2744'57''